金沙娱乐网址 太阳城娱乐 BET16瑞丰国际 瑞丰赌场 瑞博娱乐

您当前的位置:彩经心水论坛 > 彩经心水平台 >

酷骑单车押金难退或面临倒闭 共享单车行业恐再

时间:2017-09-27浏览次数:

  酷骑小鸣押金难退 共享单车行业再洗牌 

9月26日,部分遭遇押金难退的用户,来酷骑单车总部退押金。新京报记者 陈维城摄 9月22日晚酷骑单车发给员工的内部信。

  “两个多月了,酷骑单车还没把押金退给我。”酷骑单车用户梅女士向新京报记者抱怨道,“其间打了无数电话到酷骑公司,就是没有人接。”近日,不少用户反映无法在酷骑单车承诺的7天内收到押金退款。

  新京报记者独家获悉,酷骑单车近日致信内部员工称,目前公司资金确实非常紧张,甚至可能会影响到公司的正常运营,让员工自愿选择去留。无独有偶,小鸣单车最近也深陷押金难退的泥潭中,甚至惊动深圳市消委会督促其尽快实现押金“即还即退”。

  小鸣单车、酷骑单车押金难退的事情愈演愈烈,这个在共享单车诞生之初就备受关注的问题,再次被推至风口浪尖。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有些共享单车企业将押金交给银行来存管,但也有不少企业自保押金。动辄数以亿计的单车押金,该如何保证安全?

  酷骑单车有用户押金两个月退不出来

  “从8月7日申请退押金,到了9月25日还没退成功,客服电话也没有人接。”梅女士无奈地说。近段时间以来,与梅女士一样遭遇押金难退问题的用户大有人在,微博上时不时有用户反映酷骑单车押金长时间退不出来。

  9月25日,有酷骑单车分公司员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酷骑单车部分分公司开始清退员工,只剩区域经理及人事等人员负责善后工作,如退租办公地点,核算人员工资等事项。“领导说分公司的营业执照将注销。”

  据酷骑单车官网显示,酷骑单车共有16个分公司。日前,西安媒体报道,酷骑西安分公司已经人去楼空。一位已离职的酷骑河南分公司员工告诉河南商报记者,24日下午,酷骑河南分公司的50多名员工,已有多数签署了离职协议。酷骑单车沈阳分公司的工作地点也已经停止办公。

  面对押金难退问题,8月底,酷骑单车回应称,“因酷骑近期上线一批新功能,由于时间短,功能更新频繁,系统出现不稳定,导致部分用户退押金迟缓。”随后还表示,资深首席技术官及技术团队将很快入职,届时将“减少技术原因给用户造成的各类困扰”。

  然而这些措施并未缓解酷骑单车燃眉之急,9月22日晚,酷骑单车人事行政部致信员工,信中提到“目前公司资金确实非常紧张,甚至可能会影响到公司的正常运营,员工工资的正常发放,为了不影响员工的正常生活,公司给大家一次自愿选择的机会”。

  信件内容显示,员工可以寻找新的工作机会,公司将在9月30日结清离职员工工资,因资金紧张仅能结算基本工资,绩效和其他补助不能结算。若有员工继续工作,酷骑单车提醒,可能要面临工资无法按时发放等问题。

  上述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假设有2000人申请退还押金,公司只能退700人左右。“从8月份开始有大量用户申请退还押金,已经退了一个月,分公司没钱付了。”

  9月25日,该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同事们都知道公司要倒闭了,就怕承诺的工资发不了。”

  9月26日上午,新京报记者实地探访酷骑单车总部,公司正常办公,工作人员正在处理押金退还问题。“必须本人退款,不能帮忙代退。”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填完信息就可以马上退款。“我打了好多次客服电话,都没接通,想着来总部看看能不能退。”从大老远跑来退押金的张女士如愿以偿。

  新京报记者向工作人员表明来意,对方将记者领到内部办公地点,其与同事沟通后向记者表示,“负责人不在,我们也联系不上,不方便透露相关信息。”还有酷骑单车合作商向新京报记者表示,酷骑单车欠其数十万元还没结清,具体数额对方不便透露。

  小鸣单车押金难退被消委会约谈

  除了酷骑单车出现部分用户押金难退的问题,近期还有一家共享单车企业——小鸣单车也身陷其中。

  广州的夏小姐向新京报记者反映,“今年四五月份,我在广东时经常用小鸣单车,用得比较顺畅,而且当时押金退款也挺及时。”8月份,她在上海出差,因为急事又使用了小鸣,结果发现单车经常是坏的,于是申请退押金,申请后好长时间,押金都没有到账。

  夏小姐多次拨打公司客服电话和当地消协电话,9月25日小鸣单车终于退还了199元的押金。“退押金居然用了一个月时间,如果不是投诉,恐怕很难退成功吧。”

  然而并不是所有用户都这么幸运,东莞的李先生就是其中一个。8月7日李先生使用了小鸣单车,两天后申请退还押金,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了押金也没到账。李先生多次联系客服,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还能怎么办,两百块钱也懒得耗费心思去管它。”李先生无奈地说。

  小鸣单车押金难退的事引起了有关部门的关注。深圳市消委会介绍,今年8月以来,收到有关小鸣单车押金难退的消费者投诉激增,深圳市消委会已约谈小鸣单车。

  对于押金不好退的问题,小鸣单车相关负责人表示,“本次事件因网络传言引发消费者恐慌,大量集中退还押金的申请导致系统崩溃,加之客服力量配备不足,使消费者投诉飙升。”

  随后深圳消委会介入,要求小鸣单车加大客服及技术力量投入,加快押金退还进度,力争早日实现押金“即还即退”。

  9月25日,新京报记者多次拨打小鸣单车客服,电话一直连接不上。上述李先生告诉记者,“打了无数个电话,就有一次接通了,客服说帮忙给记录下来,然后会交给工作人员处理押金退还的问题。”之后就没有下文了。

  小鸣单车一些区域负责人早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均表示,目前小鸣单车处于正常运营状态,系统也在加急维护中。

  新京报记者尝试联系小鸣单车方面,截至发稿未得到官方的答复。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2016年9月,小鸣单车获得联创永宣的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2016年10月,获得凯路仕1亿元的A轮融资。今年7月,再次获得由联创永宣领投的B轮数亿元投资。

  共享单车行业恐再次洗牌

  其实,共享单车押金问题已有前车之鉴。今年8月初,长期被投诉押金难退的江苏町町单车“跑路”,办公地点“人去楼空”。

  资深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说,“共享单车兴起之时,我们就已经预测将会出现许多问题,目前行业并未盈利,有可能出现一些企业拿着押金卷款跑路的情况。”

  近日,ofo投资人朱啸虎表示,虽然ofo与摩拜占据了绝大部分市场份额,但每个月仍然要投入大量资金进行运营。唯有两家合并才有可能盈利。在被问到“谁合并谁”的问题时,他表示,“这对资本来说并不重要”。

  互联网行业的窗口期只有半年,共享单车行业后面进场的玩家已经没什么机会了。接下来,小的共享单车企业会越来越艰难。今年6月停止提供服务的“悟空单车”就是一个例子。悟空单车上线仅5个月就停运,90%的车都已找不到,成为行业首家彻底退出的企业。

  产业观察家洪仕斌也认为,共享单车是资本游戏,除了老大可以扎根,后面的企业不适合这个行业的生态,行业洗牌是必经之路。

  此前,3Vbike共享单车也宣布,因大量单车被盗,从6月21日起停运。经过整修,两个月后3Vbike决定升级单车品质,改装防盗定位智能锁,转型本地加盟的经营模式。该转变的进展如何?9月25日,3Vbike创始人巫盛华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进展比较缓慢。”记者注意到,巫盛华在运营新开发的一款防骗教育APP“骗你没商量”。

  日前,更有共享单车投资人向新京报记者透露,第二梯队中除了酷骑单车、小鸣单车身处危机外,还有一家企业也恐将折戟沉沙。

  追问

  共享单车的押金都去哪儿了?

  有的银行存管,有的公司自己保管

  随着近期北上广深等12大城市出台共享单车新政,单车企业的无序扩张受到限制,随后资本的热潮也开始降温,共享单车行业进入到一个关键的时期。今年已先后有悟空单车、町町单车、3Vbike共享单车停运或破产。如今第二梯队的小鸣单车、酷骑单车又深陷押金困局,押金问题是否将成为共享单车企业“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业内人士称,此前共享单车企业纷纷入局,其中不少是奔着押金来。艾瑞咨询2017年Q2研究数据显示,从月度独立设备数指标来看,摩拜和ofo处于行业第一梯队,月度独立设备数超过3000万台;第二梯队企业数量较多,以小蓝单车、酷骑单车、哈罗单车、小鸣单车为代表,在部分城市保持一定市场占有率,月度独立设备数超过100万台。第三梯队企业APP月度独立设备数未超过百万。按照各平台要求用户缴纳的押金数额简单估算,押金最多的可达到数亿元,最少的也在1亿元左右。

  共享单车企业把用户的押金放到哪儿了?目前业内除了鼓励免押金,还有不少企业选择设立专门的银行账号,进行第三方监管。除此之外,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不少中小型共享单车企业的押金是由自己公司保管。9月25日,3Vbike创始人巫盛华告诉记者,“公司收的当然公司保管。公司收了押金,就要负责任保证安全。”

  9月25日,新京报记者查看摩拜单车、ofo小黄车、小蓝单车、酷骑单车、小鸣单车、小强单车、哈罗单车等共享单车APP的用户协议或用户指南,ofo小黄车提出由中信银行监管,其他共享单车均未提到押金去向问题。酷骑单车在APP“安全保障”中写道:“押金保障、充退无忧,与银行相同的安全保障体系,执行互联网保护数据安全的行业标准,保障用户财产安全,押金充退自由退返责无旁贷。”

  今年6月,酷骑单车就押金问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之前一直存在招商银行。”记者向招商银行北分求证时,招行北分方面告诉记者,Betway必威,“涉及客户隐私,不方便回复。”当记者追问酷骑单车是不是招行的存管客户时,对方表示“不清楚”。

  与此同时,酷骑单车对外宣布就用户押金监管等问题与民生银行达成战略合作。然而,日前,民生银行对外表示,未与酷骑单车签署任何资金保管、监管协议,该公司的保证金存款也未在民生银行存放。

  产业观察家洪仕斌介绍,有些共享单车企业想利用押金作为资金流动,分共享经济的一杯羹,但后来押金面临监管,项目也未能盈利,目前不少企业都陷入经营问题。

  今年2月,央视财经对共享单车的押金问题进行了调查报道,调查称共享单车押金不能直接退还,数亿款项缺监管,共享单车押金问题遂成舆论关注焦点。

  押金放银行存管就安全吗?

  专家称目前押金监管处于空白状态

  今年4月,北京金融局权威人士对媒体透露,北京金融局提出在京注册的共享单车公司需要把押金存管到指定银行账户。部分单车运营企业也表示,把收到的押金放在银行存管。

  银行存管押金是否就像央行针对第三方支付机构采取的备付金集中存管制度那样,保证资金的安全呢?

  资深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表示,共享单车的押金一定要接受公众监督,但如今共享单车企业那么多,很难监管全面。这就需要相关法律法规的出台,行业监管共同规范。

  律师赵占领认为,平台应该设立专用账户存放押金,不能随意挪用,更不能将押金与自有资金混同,用于企业经营甚至对外投资理财。

  现阶段国家对共享自行车行业没有明确的资金池监管的相关法规、规定。

  5月份交通部公布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鼓励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采用免押金方式提供租赁服务,并要求企业建立完善用户押金退还制度,积极推行“即租即押、即还即退”等模式。

  “目前押金的具体监管方式、监管主体处于空白状态,一旦共享单车企业及其负责人私吞押金,将会直接导致共享单车用户的经济损失,其行为将涉嫌集资诈骗罪。”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常莎介绍。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最早呼吁对押金监管,他认为,“共享单车押金监管是为防止企业挪用,假设未来企业经营不善倒闭,用户不会受到损失。”按杨东的方案,共享单车押金存在银行,企业不能接触。对于最近一些共享单车企业此前也宣称有第三方监管,如今被曝押金难退,杨东认为,共享单车企业并没有切实履行责任。

  杨东认为,单车押金从法律上讲属于物权法所规定的“动产质权”。“企业将客户押金用于投资理财的,应当取得客户同意。投资收益的分配应与客户协商一致后决定。对于未经客户同意,擅自动用客户押金的,损失应当由企业承担。”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陈维城